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子女
和双胞胎小姨子14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据说双胞胎之间具有超乎想象的联系,例如心灵感应什麽的,所以下面这个

故事,虽有点离奇,但是也未必就不可能,对麽

认- 识现- 在的女友小菁是在朋友的生日派对。那天大家都喝得不少,派对

过后我们两人就胡胡涂的相拥走进了酒店。不过还好沒有因此而觉得尴尬,过

后几次见面大家还觉得都对方都挺适合自己,于是自然而然的,交往一个月后,

小菁搬来跟我住在了一起。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

「嘻嘻,宝宝,我回来了。」一进门,我就叫着小菁,然后习惯性的等着她

跑过来投进我怀然后在她那33c 的大咪咪上肆虐一番。但是却沒有人回应。

去证券公司看股票了吧怎麽也不打个电话给我哼,等她回来再好好「教

育教育」她。我一边得意的想着一会儿小菁在床上浪不够的骚样子,一边推开卧

室的门准备换衣服沖凉。

「哎!」我低唿一声,却见小菁眉角挂着一丝笑容在床上睡得正熟。居然

睡得这麽死,我回来都不知道我有点点不太高兴。(男人嘛,都是这样的啦,

总希望女孩子以自己爲中心的嘛,女观衆请原谅一下。^ °^ )不过看见她露在

被子外面那只白藕般的手臂,脸上那副睡态可掬的样子,那点不高兴唰的就烟消

云散,跑到爪哇国去了。几下脱掉了衣服,屏住唿吸。轻手轻脚的钻进了被子。

想都沒想,我的头就探向了小菁的胸部——内衣睡觉不穿内衣,这是她的习

惯,每次我一进被子,第一件事就是现- 在她的咪咪上大快朵颐一番。手也沒有

閑着,一下就向她的小内裤面伸去。嗯不对,怎麽嘴吃到不是小菁的红葡

萄而是布!小菁也被我弄醒了,她颤了一下,张嘴就要对我说什麽。我的嘴马

上堵了上去,一边用左手开始帮她解除装备,心一边说「搞什麽东东啊老公

动你一下你抖什麽靠,又不是第一次了。等一下非让你浪死不可。」上边还沒

搞定,下面又出了问题,右手刚下面,就被小菁的小手一下按住,死活也不肯放

开。造反啊!我轻轻咬了一口她的舌头,表示了不满,然后继续我的动作。出

乎意料,她居然左右扭起来。

这姑娘,怎麽还想体验强暴感觉麽这倒是个不错的体验,可是小弟弟不答

应啊。我一下用手固定住了她,然后压在她身上在她耳边说到「宝宝,等一下再

玩吧,先让慰劳慰劳我的小弟弟吧。他一天沒跟你的逼见面,好想她的,嘻嘻。」

说完,舌头伸进了小菁耳朵开始了活动——她最怕这一招,一舔那,准浪。

「不——要——啊,你是谁啊!」「嗯!」听了这句话,我一下弹了起

来,呆呆的看了看小菁,忽然发觉她跟平时有点儿不大一样,但是具体在那,

却又说不出来。

「你、你、你是姐夫吧」因爲情绪激动,她说话有点结巴。

「啊」我不知道自己当时的脸上是什麽表情,但是想来一定十分古怪。

她「噗哧」一声笑了,情绪也逐渐平稳下来了「我是今天才到的海口的,过

来看看姐姐,姐她去买菜了,一会儿就回来。」「小菁是你姐这她妈的也太像

了吧!」我惊讶之下,居然赤着身子走下床仔细端详了起来。

「喂喂喂,好歹你也是人家的姐夫呢,怎麽这个样子」床上的女孩子有点

不高兴的样子。

「噢,对不起。对了,你叫什麽名字啊」我一边穿着裤子,一边问她的名

字。

「小晶。姐夫你刚才好急色哦,平常跟姐姐在一起时都是这样的麽那姐姐

好辛苦喽!」嗯听说话样子也是一个骚女人嘛。我一边盯着她跟小菁一般细的

水蛇腰,一边想,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幹脆就用她代替一下她姐姐吧。想着想着,

手上的动作就慢了下来。

小晶好像看穿了我的心事,她娇哼了一声,笑着说「姐夫你想什麽呢姐姐

一会儿就回来了。」「哦,沒关系,沒关系,那下次好了,来日方长嘛!」我不

自觉的说出了心的想法。

「你说什麽哪姐夫!」小晶的眼楮调皮的盯着我——又叫她看穿了。

「沒什麽,沒什麽。你赶紧休息吧,我出去喝点东西。」看着眼前的尤物,

可又沒有办法享受,不禁爲之气结——参十六计,走爲上策,先闪- 吧。

正当我坐在沙发上喝着啤酒胡思乱想的时候,小菁回来了。「老公——」还

沒有放下手中的菜,她就腻到了我身上。我顺手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然后一把

搂住她就往客房走去。

「嘻嘻,刚才我不在家,你幹什麽坏事啦」小菁一边笑着,一边顺从放下

菜,让我带进了客房。

「靠,想你了你还不高兴」一边说着,我一边动手解开了小菁的裤子。

「八成又是看了什麽色情小说来着,又说什麽想人家。轻点儿,痛啊∼∼」

比看色情小说可要刺激人多了。我一边想着,一边让她爬在床边,拉下了她裤子,

一只手伸到前面,开始肆虐她的咪咪,一只手伸进了它的t 字内裤。

小菁是属于那种一般来说在床上比较温柔的女人,她一动不动的趴在床边,

享受着我的抚摸,时不时给我一两声娇吟鼓励我的动作。

「你还真是骚啊,这麽快就湿啦」我一边用手指轻轻磨着她的阴蒂上,一

边打趣。

「人,嗯,人家,啊,爱你嘛∼∼再说啦,你,嗯,你是人家老公嘛,嗯,

不对你……骚,嗯,人家,嗯,对谁骚嘛」小菁的触感一直让我都感到很满意。

我变成了用指甲轻轻地刮着她的阴蒂,另外一只手在她那粒已经硬挺的红葡萄上

继续肆虐。

「啊,嗯,老公,要、要好不好」小菁转过脸,楚楚可怜的看着我。

「嘿嘿,骚了吧说,好老公,求求你快插我。」我总喜欢看小菁楚楚可怜

求人的样子。

「嗯∼∼老公,你好坏。」「什麽」我边说,手上的节奏更快了。

「沒、沒什麽,嗯,嗯,老公,老公,嗯∼∼求求你,求求你,快插我好不

好」小菁转过脸来,淫荡甚至有点下贱的看着我。

「嘻嘻,这是什麽」我把手从小菁内裤拿了出来,伸到她面前。

「嗯,老公,你好心哦∼∼」「不说是吧不说不插。」我明显的感到小菁

那粒红葡萄收缩得更厉害了。

「嗯,嗯,那是人家的骚水……」听了这麽淫靡的话语,我哪还忍得住

拉下小菁的小内裤,稍稍对了一下角度,一下插进了她水汪汪的阴户。这小菁

还真是骚,从刚才到现- 在才沒几分锺,她面已经湿透了。

「啊,老公,好老公,插,唔,插到底了……」因爲从后面的关系,所以一

下进去就到了小菁的花心。刚才沒法的发洩的情欲,这下可要好好发洩一下,我

扶着小菁的柳腰,使劲的插了起来。

「喔……老公……唔……就这样,就这样……使劲儿,不要停啊……啊……

嗯∼∼嗯∼∼不要停啊……唔……唔……人家爱死你了,插死我算了。不要停啊

……不要,嗯……不要放过我,狠狠的插啊∼∼啊∼∼啊∼∼」小菁一边胡言乱

语着,一边把头贴在了床上,身体成了一个参角形,这样的角度更利于深入,我

扶着她雪白的屁股,更加卖力的插入,每一下撞击,都让她浪叫不已。

插着插着,我忽然好像听到了另一个声音从卧室传来。我停了一停,留心听

了一下,真的有声音耶。正想听个仔细,小菁的屁股扭动起来。

「老公,呵∼∼呵∼∼,你怎麽停拉,別停啊,人家要嘛∼∼」小菁不满意

了。

想着隔壁的小晶,我更加兴奋了,一阵狠插,插得小菁狂唿乱喊。随着小菁

叫声的急促,和阴道的收缩,我也一阵放松,一洩如注。

提起裤子,我拉着小菁急急忙忙的走向卧室。

「幹什麽啊人家想躺一下。」小菁嘟哝着。

「去看看你妹妹啊!」「啊!我都忘了,小晶来了!哎,对了,我们做完,

你看我妹妹幹什麽」我把刚才听到的声音告诉了小菁。她笑了笑,说「不奇怪

啊,我跟我妹妹有感应的,如果离得近的话,比如说同一个城市,我们都可以感

觉到对方的心情的。」「啊你意思是,小晶她刚才沒有醒」今天怪事可真多。

「应该是吧,去看一下就知道了嘛。」轻轻的打开门,果然,小晶仍在熟睡,

不过脸上的红潮未褪。那样子可跟她骚姐姐一模一样。我看着看着,不禁又心猿

意马起来。

小菁狠狠掐了我一下,说「关门啦!」回到客厅,小菁说「警告你啊,少打

我妹妹的主意。」「不会,哪会」我一边说着,一边对未来的几天蠢蠢欲动。

如果能够同时能跟这对姐妹花做爱,那是多爽的事情啊。

(二)

「哼,你的保证……」「嗯,我怎麽啦」一边说着,我一把拉过她,手又

开始在她身上摸索了起来「你倒说说,我的保证怎麽啦」「沒什麽,沒什麽,

老公你的保证最算数……」小菁一边笑着一边从我怀挣脱开。「不早啦,我去

做饭。」刚进厨房沒有1 分锺,小菁探出头来丢了一个鬼脸给我「算数才怪了!

嘻嘻……」说完连忙把门关了起来。

我坐在客厅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回味着刚才的疯狂。正在胡思乱想着,小

菁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老公啊,来厨房帮帮我的忙嘛。」我推开了厨房门,

不禁窒了一窒,多半因爲妹妹到来的缘故,一向慵懒的小菁居然晚饭准备了七、

八个菜,我恨得牙痒痒的,顺手就在正在洗菜的小菁的翘屁股上拧了一把「妈的,

居然跟你老公我藏私天天红烧肉来西红柿炒蛋往的。虐待我啊」小菁转过脸

来,甜甜的跟我笑了一下,撒娇道「老公∼∼」然后在我嘴上亲了一下说道「老

公,你洗一下米好不好」我应了一声,拿起了饭煲一边和小菁调笑着,一边开

始洗米。

小菁开始炒菜了,顿时厨房变的好热,我不忍心让小菁一个人待在这,

所以盡管已经把饭煲上,仍旧帮她做点杂物,陪她聊天解闷。

「老公,田鸡好了,把它拿出去吧。」小菁转过身来对我说。

「好……」我答应着,一擡头,眼前的小菁让勐的我一呆,爲了做饭方便而

盘起的长发略略有些散乱,几缕沾着汗水的发丝调皮的还垂了下来贴在她雪白的

颈子上;身上那件淡蓝色丝质的家居小衣早已湿透贴在了身上;这个骚妮子又沒

有穿内衣,两颗粉红色的突起清晰可见。再加上因爲温度的关系,一张俏脸涨的

红扑扑的,脸上还挂着几颗闪- 亮的汗珠,好一副住家乖媳妇俏模样。

看着我呆呆的看着她的样子,小菁是又好气又好笑,她嗔道「小色鬼,快把

菜拿出去啦∼∼」「哦,好的。」小菁笑着摇了摇头,开始准备炒下一道菜。

我把菜放到了饭厅后又回到了厨房,从后面看着小菁的凹凸有緻的背影,我

真爲自己感到得意,这麽一个尤物,怎麽就叫我搞得对我死心塌地呢

正在我神游天外,自鸣得意的时候。小菁做了一个让我欲火贲张的动作,不

知怎麽回事,正在炒菜的小菁停了下来,弯腰下去挠脚背痒痒,本来就沒有多长

的迷你裙根本就包不住她那丰满翘停的屁股,更令我不能控制自己的是可能是爲

了图方便吧,刚刚做完以后,她并沒有穿内裤!!看着她白嫩的屁股和若隐若现

- 、芳草萋萋的私处,我顿时有了一种强暴的感觉和欲望。

我一把后面搂住了小菁,小菁吃了一惊,转头过来,嗔道「你幹什麽啊吓

死我啦!」「幹什麽幹你啊!」我在她耳边轻轻说着,一只手已经握住了小菁

的半边奶子,她身上好多汗,滑腻腻的,別有一番风味。

「喂喂喂,老大,你搞错沒有唔,別乱动啊,在炒菜呢!」小菁边挣扎着

说。

「不行,谁叫你打扮得这麽骚来勾引老公的」我一只手将她身子扶侧靠着

炉台,嘴隔着小衣一口含住了她的那粒红葡萄。另一只手毫不犹豫的探进了她裙

底。

「老∼公∼∼不要∼∼唔,別鬧啊,唔,別鬧啊……」虽然嘴上是这麽说,

但是渐渐的,小菁的唿吸粗了起来,本来已经很红的脸庞更加娇艳欲滴。

我搂得她更紧了,嘴也从她的胸上移到了嘴上,我的手我的嘴盡情的在她身

上发洩着,可怜小菁一边要应付我的攻势,一只手还要不停翻动,照顾着旁边的

炒锅。终于,在我一轮狂攻之下,小菁终于有了个说话的机会,「宝宝,让我把

这个鳝鱼炒完我们再做好不好」她喘着气说。

「不好,我现- 在就要!你把爆炒鳝段改红烧的,让它慢慢去弄不就得了」

我一边说着,一边用指头的在小菁的阴蒂上刮了几下。

「唔∼∼唔∼∼」小菁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唔∼∼你∼∼老公,你好坏哦,

唔∼∼」她抛了一个媚眼给我,一只小手一把握住了我的小弟弟,开始了抚摸;

另一只手开始给锅加水,加作料。

「快点儿啦!」我一边在她咪咪上揉着,一边把她的头往我弟弟那按去。

「真够麻烦的∼」小菁娇哼了一声,从我裤子掏出了小弟弟,闻了一下

「嗯∼骚的∼∼不要!」「你说不要就不要啊」放在小菁阴蒂上的那只手卖力

的刮了几下了。

「呵∼∼呵∼∼」小菁喘了几口气,一口含住了我的小弟弟,开始了吞吐。

「这样才对嘛∼」我得意的说,跪在我面前埋头苦幹的小菁擡起头来一边把

我弟弟扶起来仔细的舔着根部和阴囊,一边佯怒的向我抛了一个媚眼儿。我老实

不客气的分別用两只手抓住了她的两个大波,一边揉着,一边问「老公的弟弟好

不好吃」「好吃∼∼唔∼∼好吃∼∼」她语焉不祥的说着。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扶起小菁,让她用手撑着爬在炉台上,然后扶正了小弟

弟,从她背后插入。

小菁的洞口早已让我挑逗的蓬门打开,玉珠挂,但是当我的小弟弟正是侵入

的时候,小菁还是忍不住低唿了一声。

我两只手探向前去,享受着她那柔软而滑腻的乳房,舌头则在她后背上顺着

嵴梁舔去她背上的有点咸味混合着她体香的汗珠。顿时,小菁兴奋了起来,她大

声的浪叫着两只手反过来抱住我,以便我们更加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唔∼∼唔∼∼老公,你插得好爽,別停,使劲儿插啊,唔∼唔∼我爱死你

的小弟弟了。」「小骚货,插死你∼」看着小菁说出这麽淫贱的话语来替我们助

兴,我不由得兴奋起来。

「好∼∼好∼∼老公,唔……你,唔……插死我算了∼我要嘛,给我,快点

儿啊,別停嘛,老公∼∼∼∼」大概是因爲从来沒有在厨房做过而带来了不同的

快感,小菁越说越放浪,阴户的淫水也格外的多。

「好老婆,你骚水怎麽这麽多啊真是贱啊∼∼」「是,唔∼我就是贱啊,

唔∼唔∼∼老公,你快,快插死我这个贱货吧!千万別放过我∼∼」说完,她居

然居然使劲儿夹了夹我的弟弟。

「嗯你还敢反抗看我不死你这个小骚货!」「来啊,死我嘛∼∼別停,

別停,死我!死我这个小骚货!」小菁越来越兴奋。

我们全身都泛起了一阵红色,也全是汗水,我紧紧的趴在了小菁身上狠狠的

插入,这种感觉真好,两个滑腻腻的身体紧密结合在一起。小菁的叫声也越来越

放浪。

「老公,快插……插,对,就这样……別放过我∼∼∼唔∼∼唔∼∼使劲儿,

我是骚货∼∼浪货∼∼老公,快我……別停,啊∼∼唔∼∼唔∼∼我是母狗,天

生贱,不让你插我受不了啊∼∼」这时候,我也顾不上什麽九浅一深,动静结合

了,就知道一味的死命做着活塞运动,每一下都换来了小菁大声的回应。

终于,我感觉到小菁的阴道开始了收缩,她抱得我更紧了,手上的指甲甚至

陷入了我后背的肉。「老公,快∼∼快∼∼使劲儿啊,不要停,小花心等着你

来浇灌呢!」小菁依然在胡言乱语。我也感到腰一阵酸麻,不仅鼓起最后的气力,

疯狂的插了十来下,终于一起到了高潮。

久久的,我们一直保持着这个姿态沒有分开,都在回味着刚才的激情。

我轻轻的吻着小菁的发梢,正想笑话她两句。她忽然一下挣脱开我的怀抱

「老天,锅煳了!!」……晚饭时刻,看起来略有些疲惫的小晶狡黠的笑了笑,

挑起了一块烧煳的鳝鱼块,意味深长的说「嘻嘻,这一看就是姐夫跟姐姐合作的

结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