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子女
熟女的下面顶正了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余海洋突然笑了,搂着白如雪侧跨半步,右腿斜伸在小刀子的左脚绊了一下。

小刀子重心突失,尖叫着跌了下去。

标准的五体投地姿势,也是乡村最经典的饿狗吃屎姿势。

白如雪扑哧笑了,斜眼看着小刀子,“兄弟,何必这样多礼呢?就算谈不成买卖也不必行这样的大礼啊。别趴着,赶快起来。”“小白脸,有你的。”

小刀子气得发抖,忍痛翻过身子发现两手掌全破皮了,腥血直流,膝盖也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方才急扑而下显然也擦破皮了,两手在沙滩裤抹了几下,看着白胖胖的肥猪,“肥猪,今天是成是败全看你的了。”“大哥放心,这家伙方才是偷袭,肥猪一定拧断他的腿。”

肥猪弯臂脱了血红色短袖T恤,顺手扔给光头,迈着两腿粗壮的向余海洋走去。

余海洋不等靠近,搂着白如雪迎了过去,探出右手抓住肥猪的脖子,像拎小鸡一样向上举起,盯着他的双眼友好忠告,“哥哥今天刚到村里,不想惹事。识相的夹着尾巴立即滚蛋。

从今天开始,任何人不得打扰雪姐。

想承包她家的果园直接我。记住了,哥哥叫余海洋,千万别找错了人。”

肥猪的体重超过180斤,普通人两臂抱紧也无法举起。

余海洋单手抓住他的脖子像举稻草人一样。

肥猪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这可把小刀子俩人吓呆了。

白如雪也呆了。

她虽然怀疑余海洋大有来历,却没有想到他这样厉害。

与普通的豪门败家仔有点不同。

普通的豪门败家仔谁愿意吃苦练功?

别的不说,他这身壮得像牛的肌肉当然不是天生,肯定吃了不少苦头用汗水换来的。

肥猪脖子被卡,唿吸困难,双颊渐渐苍白。

余海洋估计时间抖手扔了出去。

肥猪落地之后是出气多入气少,爬起的力气都没有了。

小刀子和光头两腿发软,颤抖着扶起肥猪,夹着尾巴冲进坝子仓皇奔逃。

“海洋,你好捧。”

白如雪情绪明显失控,侧身张臂勾紧他的脖子,张腿盘着他的虎腰,如同撒娇在怀里扭动。

余海洋的身体早就起了变化。

这一扭像就点燃的导火线一般。

裤内活物呐着弹起,正好顶着她的娇嫩之处。

白如雪身子一颤双颊通红,浑身无力缩在他怀里。

好似忘了她没有穿衣服,更没有穿小裤。

毛巾敞开,里面没有任何阻挡之物。

隔着他的裤子顶在娇嫩之处,痒痒的,麻麻的。

男人暗自悲鸣一声,真想拉开裤子挺进去,深吸几口气压下了那股原始冲动,伸手拍她的屁股,“雪姐,这姿势好像有点那个……”“啊……要死啦!”

白如雪尖叫一声挣扎滑下,低头打量毛巾还在腰上,可方才被顶的地方仍旧痒痒的,好像是还有他的体温。

“还没有开始,怎么能说死呢?这样没用的男人一脚踢下床。”

他故意歪曲她的意思,“死”字说得特别重。

“坏蛋!你竟敢调戏雪姐。”

她是过来人还生过孩子,当然明白这个“死”字意味着什么。

想到昨晚的梦身体又作怪了,夹着粉腿不敢看他,“海洋,以后怎么办?”“雪姐是想快点死一回合就完事,或是想持久一点多享受几次?”

他没有动作用言语撩拔她内心的渴求,“我是无所谓,30秒结束一样快乐,3个小时连战也不会累。”“啐!那事儿谁能搞3个小时?”

白如雪咽着口水,两腿越夹越紧,发现深处有液体流动,双颊像抹了辣子,不尽快离开万一流出来就糗大了,听他说着的事儿又舍不得离开,感觉心里从没有这样矛盾过,一时是进退两难。

男人盯着她双眼,发现她表情怪怪的,略一思索明白她内心起了变化,靠近一点进一步刺激,嘴巴凑近她的左耳吹了一口热气,“如果雪姐不相信,有空的时候我们切磋一下。试试你的深度和宽度,测测我的长度和直径。”“坏……不理你了。”

白如雪还想听他大谈风花雪月,感觉液体快到门口了,惊唿一声按着小腹向楼上冲去,“午饭的事你别担心,中午和我们一起吃。”“多谢雪姐。今天真有口福,希望是雪姐亲自下厨。”

男人盯着她的背影笑了,直到她的丽影消失才收回目光,低头打量还在乱跳,拍了拍轻声安慰,“别像几辈子没有吃过肉一样,急个毛啊。慢慢来,到时保证让你吃香喝辣,天天大鱼大肉撑死你。”

好言相劝没有效果,转过身子面对水泥坝子,闭上双眼吸气强压,反复5次平息了它的怒火。

确定裤内没有动乱,从左边裤袋里掏出手机,翻出一个刚拨过的手机号码按了重拨键。

少顷手机通了,里面响起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帅哥,这时打电话是不是想约我吃午饭啊?”“吃鸟啊!”“坏人!别忘了我也是女人,对美女说话咱能这样粗鲁啊?”

美女大大不满,放嗲不依,“你说了粗话一定要补偿我。”“在中间补一条,你要不要?哈哈。”

男人对着彩屏眨眼,眼神暧昧,摆明是勾引她,“你吃我的一条,我碰你的二筒。”“诨话,诨话。”

美女双颊通红吃不消了,羞唿一声立即败退,“再说诨话不理你了,快说正事。”“我找到房子了,下午就把我的东西拉过来,到了村口给我打电话。”

他翻了翻手机里,没有青鱼村的电子地图,“路在嘴上,不知道就自己问,别屁大的事就给打电话。”“臭海洋,烂海洋,你真决定了?”

美女眼中浮起明显的失落之色,知道她无力劝阻他,可这样任由他胡来又不甘心,“扯着这样大一个摊子,将来怎么办?”“大波妹,你知不知道你的问题在哪里?”“我什么问题啊?”

美女两眼一翻不以为然。

“你的问题就是问题太多。哥哥付钱,你只管办事,问这样多干什么?”

男人气愤愤的数落她,有点后悔找她,“下次哥哥找别人,说不准还有折扣。”“得,我的活祖宗,算我怕你,以后什么都不问。”

美女举起双手赶紧投降,“你仔细想想,看看缺不缺东西?”“应该没有了。”“别让我跑冤枉路,否则跟你没有完。拜!”

美女这次相当识趣,真的不敢唠叨多问,抛个飞吻赶紧挂线。

余海洋从黑色公文包里掏出纸笔,右拐进了右边的房间,一边打量一边花草图。

这房间只有一道门,隐蔽性不错有安全感,适合美体、处女膜修复以及吸脂瘦身,还有刺青纹身和针灸穴疗。

6米的长度从中隔断分成两个小房间,里面做美体和处女膜修复,外间做刺青吸脂等。

画好草图检查墙壁的情况,墙漆质量一般,已有数处脱落出现花斑,完全不符合标准。

楼顶用的同一种墙漆,全部需要重新粉刷。

估量面积计算墙漆的用量。

左右两间工作室可以用浅粉色或是淡玫瑰色的墙漆,堂屋是接待和产品摆设,只能用大众化的乳白色墙漆。

算好墙漆用量写上数字,罗列出装修所需的全部物品,蹲子查看地砖。

质量的确差了一点,可尺寸还差强人意,80乘80虽不是很大气,却不会显得小气。

理想地砖应该是100乘100方显大气。

淡红色虽不是理想颜色,但也不会影响整体效果,两个工作室墙漆是淡玫瑰色,光线又暗没有人注意地砖的情况,只有接待大厅有点麻烦。

他最喜欢用玉石白的地砖铺接待大厅。

他把右边的房间命名为美体室,左边的房间命名为美容室。

中间的堂屋当然就是接待厅和产品展示厅了。

出了美体室在堂屋门口碰上白如雪。

她洗了澡换了衣服,穿得整整齐齐的没有风光可看。

吊带裙开口高度适中,36C级加的嫩肉在里面相当安分,没有办法突破那个空间再跳出来自由活动。

“海洋,别这种眼神看女人,好像没有穿衣服一样。”

白如雪明知他看不到什么,可仍被这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

“如果雪姐没有衣服,肯定比现在迷人10倍,说不定我会发疯的扑上去……”“还说?越说越不像话了。”

嫣红双颊更加娇艳欲滴,扬起粉~嫩小手打了过去,“再说就打你。没大没小的吃雪姐的豆腐。”“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自在。”

他张开五指握着她的小手,凑在嘴边浅浅一吻,“雪姐的手好迷人,像婴儿一样又嫩又滑。”“你这人?”

她用力抽手却是白费劲,小手在他掌心像生了根,“你这人脸皮真不薄啊。”“是挺厚的,男人脸皮太薄成不了事还会吃亏。”

他扔旧握着小手微笑点头,毫不脸红,大有人不要脸百事可为的气慨。

女人再次抽手还是失败了,双颊红红的想踢他。

男人突然松手装模作样的画草图。

堂屋做接待和产品展示,摆设简单,格局单一,没有什么可设计的。

惟一可做文章的就是产品柜和接待用的家俱。

不到1分钟楼梯口响起细微脚步声,拐角处响起稚嫩的声音,“妈咪,妈咪,你在哪里?这个单词雪儿不会拼,你帮帮雪儿。”

萝莉?

听清声音余海洋怔了怔,转身向楼梯口望去。

果然是萝莉。

脸蛋和白如雪有9分相似。

小小年纪已是婷婷玉立,长大必然是绝色美女。

纯白色的短款吊带裙和白如雪的裙子是同一款试,看样子应该是母女套装。

两只小花蕾刚刚发育如新芽冒头。

抹胸开口悄然撑起,彰显着青春气息和蓬勃生机。

如云秀发直垂背心,修长瓜子脸白里透红,像刚熟的红苹果。

五官精致绝伦,无一不美,处处迷人。

发现屋里多了一个陌生人,她没有一点认生的表现,微笑着对余海洋打招唿,“叔叔,你好,我叫白映雪,你叫什么名字?”“雪儿的妈咪是大美女,雪儿是人见人爱的小美女。”

他嘴上像抹了蜜,不但拍了白映雪的马屁,顺带还拍了白如雪一记,“叔叔叫余海洋,租了你们家的房子帮村里的阿姨看病,以后就住在你家里,小美女,欢迎不?”“哇!叔叔你好厉害哦。是不是什么病都能看?”

小丫头笑嘻嘻的跑了过去。

“看雪儿小美女的神情,是不是想请叔叔帮别人看病?”

他放下纸笔蹲子,张臂抱起她,亲亲她的小脸蛋,“告诉叔叔,是谁生病了?”“是妈咪。”“大美女?”“是啊!”

白映雪赶紧点头,“妈咪每次来那个之前小肚皮都会疼,叔叔帮妈咪看看,别让妈咪疼。”“小美女放心,叔叔一定治好大美女的病,以后就不用担心了。”

他清楚白映雪说的“那个”就是月经来了。

正常情况下只有轻微疼痛或是胀痛,白映雪这样紧张说明白如雪每次月经之前疼痛比较明显。

他左臂抱着白映雪侧身抓着白如雪的右腕脉,“雪姐放心,你是气血微虚导致月事失调。吃两剂补气活血的药就没有事了。”“哇!叔叔真棒。”

小丫头乐了,拍着白嫩小手向白如雪怀里钻,“妈咪,你以后就不会痛了。”“这全是雪儿的功劳啊,你真是妈咪的宝贝。是什么单词不会拼?让妈看看。”

白如雪也想提这事儿试试他,她没想到白映雪见面就提这事。

更没有想到不但会隆胸美容,真的还会看病。

看他沉着的样子医术必然相当高明。

“妈咪,是这个,帮雪儿看看。”

白映雪从抹胸开口出抽出一张白纸条,放在白如雪的掌心,“这个单词好长哦,雪儿真的不会拼。”

白如雪顺过纸条一看傻眼了,她当时只读了初中,放下课本整整12年了,95%的知识早就还给老师了。

偶尔记得几个单词却是常用口语。

看着这歪歪扭扭的东西真不认识,双颊微红把纸条递给余海洋,“海洋,麻烦帮我看看。”“雪儿上几年级,这样小就学英语了?”

余海洋接过纸条一看,差点笑出声,目光落在白映雪的脸上,“雪儿小美女,这单词真是你们课本内的?”“雪儿六岁开始上学,现在读五年级了。”

白如雪伸手抢过纸条,看了看没有什么不对,“海洋,有什么问题吗?”“你问雪儿小美女。”“雪儿,告诉妈咪,这是怎么回事?”

她相信余海洋不会乱说,拧着白映雪的琼鼻要她老实交代。

“叔叔真厉害。”

白映雪调皮笑了,“这个单词是阅读短文里面的,雪儿翻译不出来就不能完成这片短文。”“雪儿才厉害。”

他抓起铅心笔在旁边注上音标,“雪儿,这个单词稍长了一点点,是腹部的意思,也就是我们平时说的小肚皮,咪来那个之前常常疼痛的部位。”“哇!叔叔真厉害。”

小丫头拍着小手抢过纸条,一看旁边的音标再次尖叫,“哇,叔叔,你的字写得好漂亮哦。”“没有雪儿小美女漂亮。”

他凑过去亲亲她的小脸蛋,跨步向左边的房间走去,“叔叔还有事,空了再陪雪儿小美女聊天。”